旗下艺人Artists
首页 > 旗下艺人 > 侯昕炜

三头六臂的"猴赛雷"元年

2016年05月30日 15:44:06

三头六臂的"猴赛雷"元年


网播喜剧综艺节目《名侦探猴赛雷》横空出世不久,就凭借耍贱逗比、自带弹幕的节目风格,还有吐槽技能爆满、嬉笑间八得贵圈不安生的天然黑体质,成为各大视频的热搜。

blob.png


双面猴赛雷


借用一句话,对喜剧人来说,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


国人从未有过一个时期,像现在这样迫切需要喜剧。但是,观众需求的强烈并未让喜剧创作变得简单。反之,喜剧更难做了。


《名侦探猴赛雷》制片人兼主持侯昕炜(下称猴哥)说,“当观众素质慢慢提高,可选内容、看过的东西越来越多时,就会愈发难做。”互联网大大降低了重复利用笑点的可能性,就像嚼过的口香糖,每个辛苦磨出来的包袱都会在朋友圈、微博强大的辐射传播下迅速失味、继而被吐掉。


观众看到的只是哈哈笑的成品,就好比我们看一幅画,你能感受到它的精致,却感受不到它从无到有的过程,观众笑过就散了,主创团队想的则只能是下一步,“永远有下一个,无穷无尽,这是一条不归路”,猴哥说。


台前逗比幕后苦比。大到从无至有的整个节目,小到每期八分钟的成片,无不在诠释团队的这种“精分”状态。


急停急转的史前期


2014年9月,离开56网的猴赛雷团队加入莱可传媒,后者当时是个只有九人的新生公司,尽管在老东家做《人人那些事》时累积了一些粉丝,扯旗做一个全新喜剧节目的动机也强烈,但忙于为另一档网红造星节目《女神有药》积聚人气的团队实在分身乏术,“猴赛雷”的上线只好搁置。


直到三个月后,“猴赛雷”才有了第一次策划会。团队野心勃勃,选题找了当时最火的TFBoys和EXO,打算用“脱口秀+短片”深八粉丝对偶像不正常的拥趸,编导、策划全都扮上、演短片,12分钟的节目花了小五万。


从2015年1月试水作"TFBoys走红背后的神秘力量"上传各大网络视频平台,到2015年9月《名侦探猴赛雷》第一集"决不能一个人看的都市怪谈"全网上线,团队在对节目多次的改向中经历过网友的拍砖,也面临过制作成本超出预算等等难题。


在不断的摸索前进中,团队将节目方向由社会热点改道泛娱乐猎奇,重后期轻实景,用动画、剪辑代替道具和服化造,这样不但包袱抖得轻松自在,进度缩短到每周一集,成本也控制住了。此时距离团队成立,已经过了整整一年。

blob.png

定位猴Gay


现在团队每人手上虽做着当下的拍摄后期,眼睛却瞄着网上的新动静,看似沉寂的准备期,大伙并不是安静地创作,而是折腾出一连串动静。


3月娱评节目《猴侦探爱八卦》的上线,不但为《名侦探猴赛雷》打好了前战,吸引了大量粉丝,同时也锻炼了团队。随着新摄影棚的搭建完毕,选题会+看片会的操作流程,和90后策划担纲选题、80后Teamleader把控节奏的团队架构也逐步建起。


同时"猴赛雷"找到了填补同类节目空白、辨识度最好的定位——"猴Gay"。契机始于"乌克兰女朋友"的拍摄,歪果仁妹子在录制“猴哥娶我”时把猴哥念成了猴Gay,节目播出后团队发现网友纷纷调侃“猴哥喜欢怎样的男生”,外加大家看好Gay蜜这个定位,于是就将错就错用这个好玩儿的梗,让猴哥开始以猴Gay自称。


"猴赛雷"的自我打磨


现实中的猴哥会严格到把编剧策划都觉得OK的稿子改到第八个版本,周末溜回公司加班的后期会为了混剪一条视频看上十部剧。脱去搞笑的外衣,这个初生团队对喜剧的理解并不Freshman,反而是抽丝剥茧后的一种严肃与深刻。


这种陌生感、前后不一的认知差,恰恰反映出喜剧人所处的尴尬场域。站在人群中搞笑的他们,很容易造成流于肤浅的假相,仿佛他们不智慧也从未抑郁。而猴哥说,“想一天创意回家之后连话都不想说。”


莱可传媒的办公平台在广州珠江新城的中心,正对着美国领事馆,而后者那座简约风格、形似高铁站的灰白主建筑,大概是每个“猴赛雷”团队人都非常熟悉的风景。创意会上卡住时,整组人会陷入僵住的状态,无言地看向团队灵魂——猴哥,他正坐在阳台上,望着楼下的美国领事馆。


“创意”,是猴赛雷团队在访谈中重复率最高的关键词。但是创意太难了。“做喜剧的人都是真爱。”90后团队策划“杨姐”摇头叹气。他们必须带着创意去开会,“猴赛雷”每月一次的创意会只有一小时,紧凑的时间不容许不做功课。于是策划们搜肠刮肚。娱乐新闻APP推送常开,各家综艺节目都看,微信QQ小号无数,就为了混进各个明星群里去——“说不定会有灵感启发呢?”


但是事情也不总像看上去那么难。


首当其冲的缘由是策划们的天赋技能,她们是九零后。可以说是生于网络长于网络的她们,身上长着叫兽易小星特别强调的一种素质:网感,对网络流行元素的特别敏感。


团队迄今为止最引以为傲的选题“英文版《琅琊榜》”就是这么碰出来的。90后的策划妹纸们少女心爱看电视剧,乐追《琅琊榜》的她们寻思剪个不一样的预告片,看了十几条电影之后,选定了同为复仇主题的《基督山伯爵》,用胡歌和王凯的画面,配上英文音轨,竟然衔接得天衣无缝。这款短片在节目中放出后,粉丝都在评论中追着问“啥时候《琅琊榜》出的这个电影预告片”,连胡歌团队都误以为是官方出品。《琅琊榜》出品方华策影视的高层也纷纷表示“希望日后能有合作机会。”


blob.png


关于“猴赛雷”,不能用“坚守”或“革新”那种大词,毕竟对于一个年轻、活泼、又是做喜剧的团队,这太沉重。何况他们做这些是出于老生常谈的动源:热爱。


因为喜欢,他们可以台前逗比幕后苦比,他们可以绞尽脑汁憋创意、磨后期,而对于网生喜剧,他们也贡献了微微的狡黠、小小的智慧。